玻璃粉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玻璃粉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中国集体婚礼案在法宣判华裔女子被判监禁30个月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6:26:08 阅读: 来源:玻璃粉厂家

????法国一家法院7日裁定,备受关注的“中国集体婚礼”案被告、华裔女子韩丽芳诈骗和滥用公款罪名成立。

????图尔市当地法院判处韩丽芳30个月监禁。作为同案被告,她的丈夫和两名市政府前官员也被判定有罪。

????按照法院宣判结果,这些被告需要共同向图尔市政府赔偿大约50万欧元(约合358万元人民币),并且支付3万欧元(21万元人民币)作为图尔市形象受损的补偿。

????韩丽芳53岁,出生于中国台湾省高雄市,1991年加入法国国籍。

????受时任图尔市长让·热尔曼委任,韩丽芳2007年开始在图尔市政府分管亚洲事务,主要职责是推动图尔与中国的关系。2007年至2011年,韩丽芳负责一个旅游促进项目,吸引数百对中国新人前往图尔举行“法兰西浪漫婚礼”。

????这一收费项目打响了图尔市的知名度,大幅提升了当地的游客数量,受到法国媒体关注。

????然而,法国《鸭鸣报》2011年披露,韩丽芳利用公职身份谋私利,把婚礼项目交给自己实际操控的公司承办。不仅获得商业收益,而且把市政府的拨款经费纳入囊中。

????消息曝光后,“中国集体婚礼”项目被叫停,韩丽芳和热尔曼从明星官员沦为被告。

????这起案件2015年4月开庭。令人意外的是,开庭当天,热尔曼在住所附近一座车库内开枪自杀身亡。热尔曼担任图尔市长近20年,还与法国总统弗朗索瓦·奥朗德关系密切。他卷入这桩案件并且突然自杀,提高了外界对案件的关注度。

????热尔曼死前留下遗言,坚称自己清白;而韩丽芳称自己与热尔曼是情人关系。(惠晓霜)(新华社专特稿)

????相关链接稿件:法国政要命案背后的华裔女人

????2015年4月7日一早,53岁华裔女子韩丽芳来到法国中西部小城图尔市一座刑事法庭外,等候就“中国集体婚礼”贪腐案出庭受审。这起案件颇受法国媒体关注,主要原因在于,即将和韩丽芳一起坐上被告席的还包括曾担任图尔市长近20年、与法国总统奥朗德等政要关系密切的现任社会党籍参议员让·热尔曼。

????从法新社和盖蒂图片社发布的庭审现场照片来看,韩丽芳一身黑色职业装、一头大波浪长发、一脸精致妆容,眼神中却透着不安。

????庭审开始后,5名被告中最受关注的热尔曼迟迟没有现身。警方稍后宣布,在热尔曼住所附近一座车库中发现他的遗体,经调查认定他在开庭前几小时饮弹自尽。热尔曼留下一纸遗书,称自己受指控是出于“政治原因”,以死自证清白。

????热尔曼的死讯在法庭内外掀起轩然大波。韩丽芳的辩护律师热拉尔·肖当说,韩丽芳“当场崩溃”。

????更为此案增添“戏码”的是,韩丽芳向调查人员承认,自己与热尔曼之间有着“持续6年”的“秘密情人”关系。

????“金钱”、“政治”、“职场”,现在又加上“感情”。眼看这个案子几乎凑齐一部热播剧的几大要素,让人不禁“八卦”起来:这名女子与67岁的老市长之间到底有些什么纠葛?

????【主雇】

????法国媒体报道,韩丽芳出生于台湾高雄,1991年加入法国国籍。她在职业社交网站领英(LinkedIn)的个人主页显示,她上世纪80年代毕业于台湾淡江大学广告公关专业,在台湾有短暂工作经历,随后前往法国,在图尔学习法语。她在法国的工作经历包括进出口贸易公司职员、法院翻译等。

????从目前已知的信息来看,韩丽芳与热尔曼工作上的交集始于2007年前后。时任图尔市长热尔曼把韩丽芳招聘进图尔市政厅,负责市政府亚洲事务、主要是推动图尔市与中国的关系。热尔曼发起主要针对中国新婚夫妇、旨在促进图尔旅游业的“法兰西浪漫婚典”项目后,韩丽芳成为直接负责人,负责实施和推广这一项目。

????应该说,作为项目负责人,韩丽芳的工作业绩不俗。法国媒体报道,“中国集体婚礼”从2007年到2011年总共吸引大约200对新人参加,将图尔这个古城堡密布、法兰西风情浓郁的卢瓦尔河畔古城游客数量提高了3倍。这一项目受到法国媒体热捧,成为热尔曼最引以为豪的政绩之一。

????“中国集体婚礼”项目火热推进的这几年,韩丽芳与热尔曼的关系应该不错。不过,图尔市政府的代理律师热拉尔·塞布龙·德莱尔对韩丽芳的说法予以否认。他说,热尔曼“从未承认过”自己与韩丽芳有暧昧关系。

????【冲突】

????关于两人的“冲突”,法国媒体倒是有不少报道,当然出现在“中国集体婚礼”由浪漫创意变成贪腐丑闻之后。

????2011年,“中国集体婚礼”项目因一封匿名举报信而叫停。法国讽刺报纸《鸭鸣报》爆料称,韩丽芳“身兼公私二职,挣了双份钱”。她不仅每月从图尔市政厅领取3000多欧元薪水,还把参加集体婚礼新人的化妆、拍照、观光等生意交由她私人创办的“蓝莲花”公司受理,每对新人收费数千欧元。项目运行期间,“蓝莲花”获得总额95万欧元的商业合同,还获得图尔市政府80万欧元资金。

????丑闻曝光后,热尔曼把韩丽芳从市政厅调到卢瓦尔河谷旅游局工作,负责“国际发展事务”。这一职位后来被检察人员怀疑是热尔曼专为韩丽芳而设的虚职。旅游局负责人让-弗朗索瓦·勒马尔尚告诉调查人员,韩丽芳在旅游局工作由热尔曼亲自出面安排,自己“被迫雇佣”。不过,热尔曼在遗书中驳斥:“怎么可以相信让-弗朗索瓦·勒马尔尚的谎言?”

????检察机关2013年初就欺诈、非法牟利、藏匿公款等罪对韩丽芳展开调查,当年5月立案。几个月后,热尔曼也成为调查对象,被指控挪用公款等罪。

????对于自己所受指控,热尔曼大呼冤枉。他当年接受法国《世界报》采访时说,他对“蓝莲花”是韩丽芳私人产业一事并不知情,理由是韩丽芳先后把这家企业转到她两任丈夫名下,“我怎么会知道他们是她的丈夫和前夫?”热尔曼的律师则向媒体表示,他受到韩丽芳的欺骗和操纵。

????另一边,韩丽芳把责任推到上司头上。她接受法国《自由报》采访时说,自己参与“中国集体婚礼”项目期间没有过错。她的律师克里斯托弗·莫佤桑向《世界报》辩解,韩丽芳是“代人受过”。“我的当事人只是小职员,最近她与热尔曼发生了多次冲突。”

????【不一】

????如果留意一下律师肖当7日庭审时的发言,会发现韩丽芳方面的说法似乎前后不大一致。与莫佤桑先前关于韩丽芳与热尔曼“多次冲突”的说法不同,肖当说,韩丽芳从未说过不利于热尔曼的话。

????法国最大华文报纸《欧洲时报》网站援引当庭人员的话报道,得知热尔曼死讯后,韩丽芳称热尔曼为“善良的好人”;肖当则当即向法庭申请:“鉴于让·热尔曼的死讯给所有人带来了悲痛,尤其是韩丽芳,建议法庭取消对她的司法监控。”

????据法国《新共和报》报道,韩丽芳2013年5月遭羁押,需缴纳巨额保释金。接下来几个月里,她不止一次申请保释,最终借助变卖房产等方式取保候审,受到司法监控。

????如果说肖当那番发言重点在“取消司法监控”,那么韩丽芳自曝与热尔曼“关系好”会不会至少也是部分出于他意?

????热尔曼突然离去导致7日临时休庭,庭审推迟至10月13日。此案另外3名被告中,两人分别是韩丽芳的前任和现任丈夫。

洛阳工服订做

巴彦淖尔订制职业装

上饶设计工服

青岛工服设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