玻璃粉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玻璃粉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贵屿铁腕解毒电子拆解必须进入产业园雪里开花

发布时间:2020-10-19 05:19:12 阅读: 来源:玻璃粉厂家

贵屿铁腕解毒电子拆解必须进入产业园

贵屿铁腕“解毒” 村民不搬家了 电子拆解必须进入产业园,且进出严格管控

园区内的酸洗车间。拆解、烤板、酸洗等环节分别由专门的工厂处理。    文/图 南方农村报记者 陈景收    如果不是环境质量明显好转,贵屿镇华美村村民陈乌智可能也会像很多当地人一样,举家迁出贵屿,“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。很多出去的人,也都回来了。”    贵屿,这个位于汕头市潮阳区和普宁市交界的边陲小镇,30多年来,因电子垃圾而暴富,但也因此饱受环境污染之苦,一度被称为“全球第一毒地”,此前有媒体报道,当地不少老板在电子拆解产业富起来后,纷纷撤出贵屿。    目前,情况正在发生变化。2013年以来,在上级政府的支持下,贵屿镇对电子拆解产业进行铁腕整治,并引导产业转型。“贵屿的环境污染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,整治成果得到了省委书记胡春华和省长朱小丹的肯定。”潮阳区区委书记陈新造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。    不入园生产就关闭    “以前,有人烧板的时候,要捂着鼻子走路。”陈乌智回忆道,人在这种环境中待久了,会有胸闷的感觉。去年5月,贵屿镇镇委书记徐献明在接受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时也提到,以前阴雨天时,整个贵屿镇都笼罩在一股刺鼻的味道当中。    这是贵屿镇30多年电子拆解产业无序发展带来的恶果。据潮阳区区长林定亮介绍,整治前,贵屿镇有超过5000家从事电子废弃物处理的个体经营户,8万余本地人从事该行业。这些从业者自行焚烧、酸洗电路板,从中提取铜、金、银等金属,由此产生的废气和酸雾直排大气,强酸废液则直接排入河流,形成所谓“家家拆解、户户冒烟、酸液排河、黑云蔽天”的局面。    “现在,华美村538家从事电器拆解和塑料造粒的商户,已经组成18家公司进入园区生产了。其他没进园区的,已经全部关闭。”华美村支书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。而此前徐献明向南方农村报记者透露,仅2014年,政府在华美村强制拆除了600多个用于烧板的高炉。    华美村的情况是政府铁腕整治电子拆解产业的缩影。在贵屿镇的街道、华美村、北林村等,随处可见诸如“2016年1月1日起园外非法电子生产污染行为者没收货物,追究刑事责任”的警示标语和鼓励群众举报私自烧板行为的告示。为了防止个别商户利用夜间偷偷生产,潮阳区在贵屿镇设立环保分局、环保警察中队,组建夜间打击小组,持续开展流动巡查、定点设卡和机动检查。    “贵屿的问题,不仅是污染问题,更是社会问题、政治问题。”潮阳区委书记陈新造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道。    企业利润确实被摊薄    经过打击取缔之后,贵屿镇目前保留的1243家电子拆解户、218家中小塑料造粒户已组建成49家企业进驻贵屿镇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生产。“公司进入园区后,就要接受‘五个统一’管理机制,也就是‘统一规划、统一建设、统一运营、统一治污、统一监管’。”徐献明说。    汕头市辉华盛机电产品拆解有限公司是较早入驻园区的企业之一。公司法人代表陈伟文向南方农村报记者介绍了搬入园区后,公司生产上的改变:“现在货物交易不能在园区外进行了,只能在园区统一的电子交易市场进行交易。”园区发给每个公司一张交易卡,每次交易都要刷卡,记录货物的流向。公司购买货物后,不能随意运出园区,只有加工成无污染的成品或半成品才能运出去,“这就可以避免公司买到货物后,在园区外非法生产。”    做机电拆解的企业只能完成第一道手工拆解程序,不能自己烤板和酸洗,只能委托园区内线路板火法处理厂和酸洗处理厂进行处理。    “企业能否入园,关系整治的成败。”陈新造坦言,让企业搬进园区并不容易。原因在于,企业入园后,要缴纳税收、场地租金、治污设备使用费等,增加了企业生产的成本;另外,由个体户组建成公司入园生产,也改变了商户长期以来的生产习惯,因此,有些商户还在观望。    陈伟文说,同样的行情下,企业入园生产利润确实会被摊薄。他的公司租用了10间拆解车间,每间租金3.8万元/年,“如果我在家里生产,就不需要租金”。以前在家生产时间比较自由,“现在早上7点半上班,下午5点半下班,到点园区就停电了,环保设施不运转就生产不了了。”    “目前来看,入园还比较顺利。”区长林定亮说,“我们三年前就已经开始宣传了,明确2015年12月31日是最后的期限,要继续生产只能入园,所以他们也有心理准备。”    空气水质均有好转    1月7日,走在贵屿镇的街道和周边村庄,南方农村报记者已经闻不到此前媒体报道所描述的恶臭。事实上,经过三年的大力整治,贵屿镇的环境污染已经得到了控制,其中,让当地群众感受最明显的是,空气质量的提升。省环保厅的资料显示,贵屿空气质量全面达到二级标准——优良。原本受到酸洗严重污染的北港河道水质基本扭转酸性污染状况。    不过,汕头市环保局副局长蔡怒潮也坦言,受到重金属污染的土壤很难得到治理。目前,贵屿镇仅有212亩受污染土地作为试点进行修复,耗资超过1000万。“修复成本太高,很难推广。而且,也没有统一的修复标准。”    蔡怒潮表示,汕头环保局还会与科研院所进行合作,探索土壤修复的办法,多途径解决贵屿镇土壤污染问题。不过,他也认为,最好的办法只能是通过贵屿镇的产业转型升级,从源头上控制污染,让土壤通过自然的力量进行修复,或调整土地规划,改变农产品种植结构,不要在受污染的土地上进行粮食生产。

四川成都甲亢专科医院的排名

武汉白癜风医院在哪里

正规的白癜风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