玻璃粉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玻璃粉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蛋壳公寓漩涡中的微众银行债务转移破租金贷三角困局

发布时间:2021-10-14 18:03:06 阅读: 来源:玻璃粉厂家

蛋壳公寓漩涡中的微众银行:债务转移破租金贷三角困局

看到微众银行最新发布的方案后,蛋壳公寓租客陈蓝心中悬了半个多月的石头落下一半。

12月4日下午,微众银行官方发布声明称,蛋壳租金贷客户退租后,与该行签署协议,将退租后蛋壳公寓所欠客户的预付租金,用于抵偿客户在银行的贷款。微众银行将结清该笔贷款。

今年6月,陈蓝通过蛋壳公寓“租金贷”的方式在北京租下一个房间,租期一年。随着蛋壳公寓爆雷之后,他也经历了房东换锁、停水、停电等遭遇。实际上,这样驱赶租户的案例自11月以来在各地接连上演。

如今,微众银行的这一则公告,让陈蓝松了一口气,“终于算是解决了租金贷的事,暂时不用再担心征信问题了”。

“微众出台的新方案本质是债权转让行为,将租户与银行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,变更为长租公寓机构与银行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。这一方面能使债权回收过程变得更为高效,另一方面也能保护处于弱势地位的租户。”12月4日,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此次微众方案或能为此后相似危机处理形成示范效应。

12月5日,微众银行相关负责人独家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,自蛋壳公寓出现危机之后,该行一直在寻找解决方案。目前,蛋壳重组方案正在商讨,蛋壳未来若能“活过来”,相应风险也将迎刃而解。

先天困局难解

过去半个多月时间里,陈蓝的心始终悬着,时刻担心被房东驱赶出去,这一切则源于半年前使用租金贷租房。

2020年6月,在蛋壳公寓管家带领下,陈蓝在北京丰台区看了多间房子,最终选择距离公司最近的一间。确定之后,蛋壳公寓管家向陈蓝介绍了蛋壳公寓月付、季度付、半年付、年付的付款方式,以及各种付款方式的优惠。

彼时,手中并无积蓄的陈蓝选择了月付方式,但前提是要签下一份与微众银行的租金贷合同。他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,蛋壳管家并没有仔细解释租金贷,更多的是介绍选择租金贷所能享受的优惠。他看中的房间每月2890元的房租,选择租金贷优惠政策,一年可省下8600多元,这样算下来每月房租为2100多元。

在这样的优惠条件吸引下,陈蓝签下租金贷合同,成为微众银行16万多名租住在蛋壳公寓的客户之一。5个月后,这笔贷款令他陷入两难境地。

多名蛋壳租金贷租户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在签合同环节,蛋壳管家热衷于推荐租金贷的月付模式,但并未详细解释租金贷具体条款及潜在风险。

在租客签下一份份租金贷合同的背后,风险也在慢慢地积累。

长租公寓运营商往往采用“长收短付”的方式,在租客与长租公寓运营商签订房屋租赁合同时,亦与运营商合作的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约,金融机构一次性将一年的租金支付给运营商,租客则按月再向金融机构偿还租房贷款,运营商则向房东按季度或按月付租金。如此一来,运营商利用租户信用贷款搭建起了资金池。

租金贷为蛋壳公寓扩张提供了重要支撑:通过“高进低出”的方式不断扩大规模,即高价从房东手中抢夺房源,以低价租给租客同时也留下了巨大隐患。

2017年,蛋壳公寓管理5.218万间公寓。2019年,这一数字增至43.83万间。相应的,2017―2019年,蛋壳公寓租客使用租金贷的占比分别高达91.3%、75.8%、65.9%,远高于住建部要求租金贷占比不超过30%的规定。

此种模式中,一旦长租公寓运营商发生跑路或资金链断裂,房东无法继续收到房租,进而驱赶租客,但租客还需偿付贷款。如今的蛋壳公寓便是陷入了此般困局。

接近微众银行的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“微众实际上做了大量努力,积极去做一些救助和重组蛋壳的方案,但因种种原因失败了。”

自蛋壳在11月资金链断裂之后,陈蓝和其他蛋壳租户一样,多次前往蛋壳总部寻求解决方案,但均无果而归。房东与租客之间的矛盾也随之爆发,房东曾多次要求陈蓝搬离,甚至通过换锁、停电、停水方式来驱赶租户。这也是大多数蛋壳公寓租户面临的窘境。时代周报记者从多名蛋壳租户处获悉,为了缓解当前的困局,他们不得不与房东私下再签下租房协议,在原有租期内,房租减一半,各自承担一半损失。“租户和房东各退一步,只能损失部分资金来换取继续居住的权利 。”一位深圳蛋壳租户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债务转移

随着蛋壳与租户之间矛盾的不断累积,与蛋壳公寓开展租金贷合作的微众银行也被推至风口浪尖。

微众银行是腾讯旗下的民营银行,也是中国首家互联网银行。其介入长租公寓租金贷的时间正是长租公寓频繁出现爆雷的2018年。实际上,在2018年长租公寓频频爆雷之后,各大传统银行纷纷“喊停”租金贷,而微众银行则继续进入该领域,成为了蛋壳租贷的主要合作金融机构。同时,它也是长租公寓品牌自如租金贷的合作方。目前,自如已暂停了涉及租金贷的“自如分期、轻松付”等功能。

目前,微众银行给蛋壳的租金贷有15亿多元,对自如、相寓的租金贷加起来不到8亿元。至于微众银行租金贷规模究竟多大,上述微众银行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表示,目前尚不方便透露具体数据。

财报显示,微众银行主要业务为“微粒贷”,截至2019年末,“微粒贷”累计放款额超过3.7万亿元。此外,该行各项贷款余额1630亿元。由此看来,租金贷业务在微众银行总体业务中的占比较小。

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,微众银行也在不断寻求租金贷解决方案。11月下旬以来,微众银行已发布三则相关通告,从最初对租金贷租户征信保护期的4个多月,延至到3年。

“微众银行延长租客的征信保护期,并非免除贷款,实际上难以彻底解决问题,待保护期结束后,我们依然要还贷款,依然还要担忧征信问题。”陈蓝说。

上述接近微众银行知情人士表示,“微众银行一直在寻找解决方案,银行没有免除贷款的权利,任何一家银行的贷款都是有法律依据的。如果一旦微众免除租金贷,开了这个先例,对中国商业银行贷款业务所造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。”

微众银行最新公布的解决方案,也并非直接免除贷款。

微众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,根据最新的方案,租户只要和微众银行签署一个协议,把债权转至微众,租户与微众的贷款就结清了,租户最担心的征信问题也彻底解决了,而微众则再向蛋壳追偿;目前微众已经确定可以实施该方案了,但具体与租户签署的协议等后续事宜还需时间来推进。

12月6日,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孟博律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从法律层面看,这意味着蛋壳租金贷客户退租后,所剩预付租金可抵偿贷款,原本需由租客承担的资金贷债务将转移给蛋壳公寓偿付。租金贷用户可以通过申请征信保护期、与银行进行沟通等方式,尽量降低相关负面影响。蛋壳公寓需承担因爆雷而给房东、租客所造成的损失。

后续处置路漫漫

在过往长租公寓运营商爆雷、跑路的案例中,最后多是由租户和房东承担损失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微众银行此举为长租公寓爆雷后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的样本。

长租公寓第一股青客公寓今年爆雷之后,将杭州5000间房源转让给建融家园,后者为建设银行旗下长租公寓业务平台。具体来看,租客和房东在自愿的前提下,可与建融家园重新签订租房协议。不过,具体的房源经营仍由青客负责,建融家园相当于收购了这些房源的租赁权并承担债务。

12月6日,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以往爆雷的长租公寓运营商爆雷所涉案值相对不大,基本都是企业跑路,由房主和租客在“扯皮”中消化了,监管目前仍未出台相关政策,“雷”也越来越大。微众银行的这一方案是相对较好的解决办法。

不过,亦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,“微众银行最终能向蛋壳公寓收回多少贷款,又会产生多少坏账,这仍取决蛋壳公寓的重组结果”。

12月1日,上海市房屋管理局在上海信访平台上回复信访称,蛋壳公司总部在北京,北京市政府正在牵头协调危机化解方案。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,北京有意推动自动等长租公寓企业接下蛋壳的业务及债务。而根据自如12月4日发布的计划来看,自如只愿接下蛋壳的房源和客源,而无意接手债务。

蛋壳公寓的重组结果最终如何,尚待进一步观察。多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蛋壳公寓目前就是一个“烫手山芋”,长租公寓品牌大多不愿接下其债务,而只想接下蛋壳的客户和房源,重组仍艰难重重。

11月25日,国务院副总理、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主任刘鹤在人民日报撰文指出,严控高进低出、长收短付、租金贷等市场乱象。

此前,一名地方金融监管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如果不及时整治,长租公寓真有可能演变成像P2P那样的乱象。”

在苏筱芮看来,这是一个典型的消费金融结构,蛋壳是场景方,微众是资金方,蛋壳爆雷,微众银行作为资金方也是“踩雷”的受害者,“长租公寓场景模式已‘信仰崩塌’”。

让陈蓝没想到的是,在微众发布解决方案的第二天,他和室友均收到了与蛋壳解约的通知。12月6日,蛋壳在陈蓝不知情、未经其同意的情况下,单方面强行解除了租赁合同,根据蛋壳后台显示是租户无责解约,也就是说蛋壳不但不用付违约金,还收回了以往承诺的返现金额,陈蓝想向蛋壳投诉,但始终联系不上蛋壳及管家。

“我们和蛋壳的租赁合同显示已经失效了,这代表失去了这个房间的居住权,房东要是这时候要我们搬离,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,而我们毫无搬家的准备。”陈蓝说。

东营不孕不育医院

治男科医院排名

吉安治性功能障碍疾病医院